冥dark♂月

【R76】Scars

kumahoshi:

*梗来自相恋十年三十题之睡前故事
*背景设定在新守望先锋时期,温馨平淡小甜饼,糖度不高,还是希望大家享用愉快

————————————————

「Scars」

这个月他们都很忙,麻烦的任务一个接着一个,然而温斯顿安排工作时已经顾不得莱耶斯凶狠的表情,毕竟守望先锋刚刚重组,他们的人手还远远不足。天知道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坏事,莱耶斯咬牙切齿地想,而莫里森看起来似乎对此并不在意。实际上,他甚至觉得有些心安。自从那次爆炸彻底摧毁了守望先锋,全球开始陷入混乱与危机后,他心里就一直充斥着挥之不去的愧疚与自责。因为他是杰克·莫里森,守望先锋的指挥官,宣传海报上的救世主,而他却搞砸了这一切。

这也是莫里森选择以士兵76的身份出现的原因之一。他一想到那些将有的指责、辱骂和质问,便陷入深深的歉疚和恐惧之中。即使他不再是杰克·莫里森,他仍旧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来弥补他的过错,他感觉自己背负着整个世界的重量。而现在,他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维护和平做出一些微小的贡献,仅此而已。

“别抱怨了,莱耶斯,”他笑着抚平他仍深深皱着的眉,“要知道,你也曾经是破坏世界秩序的坏人之一。”

莱耶斯沉默,他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为自己辩驳,但他可不会甘拜下风。他只是在温斯顿离开后狠狠咬了一口莫里森的下唇,让他好好反省,尽管莫里森甘之如饴,他向来乐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过他们现在可没有给他改正的时间了,莱耶斯只能怏怏地放开莫里森,匆匆回到房间去收拾行李。临走前他看了看出勤计划表,等到下次两人能再碰面已经是三个星期后的事情,而他已经来不及为此生气,因为眼下他的飞机三小时后就要起飞了。

莱耶斯站在淋浴下,热水舒缓着他紧绷了一个月的肌肉和神经,他彻底放松下来。虽然他很想再享受一会儿这样的安逸氛围,但他此刻更想同外面的人好好亲昵一番。他走出浴室,只围上一条浴巾,胡乱擦了几下湿淋淋的头发便爬上了床,从背后抱住正倚在床头看书的人,他正在看马尔克斯的短篇文集,沉浸其中。

莫里森穿着白色的棉质T恤,他干净的衣服上混杂着洗衣液的淡淡薰衣草味和阳光晒过的舒适气息,莱耶斯忍不住去嗅他好闻的味道,却惹得莫里森的脖子发痒,他笑着想往前挪一些,却躲不开身后这只猎犬的追捕。莱耶斯的下巴紧紧抵在他的肩头,不给他逃开的机会。他瞟到他被厚厚的纱布裹住的左手,忍不住又皱起了眉。他抽出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伤处,“怎么这么不小心?”他像是在怪他,但语气里却没有责备。

“受伤是难免的,”他嘟嘟囔囔地为自己解释着,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莱耶斯这伤的来由。他在剿灭敌人后放松了警惕,打算一口气夺取下那个目标点,却不想中了敌人的埋伏。先是一个毒气弹呛得他头昏脑胀,然后他就感觉到背后有人准备偷袭。所幸的是那一刀没有伤及要害,只是刺中了他的左臂。“别告诉我你这几个星期都是毫发无损的,莱耶斯长官。”莫里森转头看向他的眼睛,盯得莱耶斯有些心虚。

“我和你可不一样,”他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他,“我现在的身体有自愈能力,即使受伤也很快就会好。”

莱耶斯虽然用这样的方式安慰他,但莫里森依旧感觉到胸腔里的不适,他的心紧张地跳动,隐隐作痛。齐格勒无数次对这件事感到愧疚,这是她无法提及的一处伤痛,就像莫里森对于守望先锋的解散一样。向来坚强的齐格勒博士却无法回首她犯下的这个错误,甚至会因此痛哭起来,即使莱耶斯已经能自如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并且向她表示已经原谅了她。

莫里森陷入自己的沉默之中,他不敢想象莱耶斯一开始要承受怎样的痛苦和折磨。他想象着莱耶斯因灵魂与肉体撕裂时咬牙切齿而面目全非的模样,想象着他无数次忍受着常人无法经历的磨难。他无法说出那到底有多疼,但绝对比他手臂上的伤痛过千倍万倍。想到这些他又忍不住湿润了眼眶,他不敢再想下去。

感受到身旁人的不对劲,莱耶斯有些抱歉,他似乎察觉到他又因为他说错了话而在胡思乱想。“杰克?”他轻声唤他的名字,本来在抚慰他伤口的那只手滑进他的T恤里,悄悄去揉捻他胸前的粉红,“你在想什么?又对我不专心。”莫里森对他的突袭有些把持不住,他忍不住哼出声来,然后想挣开他的怀抱往旁边逃。可惜拖着一只伤手,他根本躲不开莱耶斯的攻势。

“不要挣扎了,亲爱的杰克,”他只好用力把他圈紧,怕他乱动又牵扯到那只受伤的手臂,“好了,我不乱动,你也不许逃跑。”

莫里森这才放下心来,懒懒地靠在他的怀里,继续看他的书。莱耶斯虽然承诺他不会乱动,但手依然没离开他的衣服里,只是轻轻抚摸着他精瘦的腰,拂过他光滑的肌肤。他的动作很轻柔,因为莫里森的受伤,他不想勾动他们俩的情欲,而且经过几乎一个月无休漫长工作,他们都累了,他只想好好感受他的美好和宁静,同他亲亲热热地枕在一起。而莫里森似乎也很享受这样的气氛,他又往莱耶斯怀中靠了靠,让他们俩贴的更紧。

莱耶斯手又滑向莫里森光裸的脊背,摩挲着他背上新添的几条疤痕。以前没有的,莱耶斯的胸口闷闷的,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心爱的莫里森有了这样重的伤,甚至于留下疤痕。但他依旧爱他的一切,他的所有他都甘之如饴。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要去舔他的耳后,轻轻吻着,感受怀里的人细微的颤抖。这里还是没变,他满意地想,莫里森被他开发的所有敏感地都未曾改变,他的标志没从他身上撕下。

如果不是因为太累,莫里森恐怕早就被撩拨得要半勃起来。他现在已经无心看书,眼睛飞快的掠过书上的每一个字,却完全看不懂书上写的是什么。他想要转身去索吻,却被莱耶斯死死压住,脑中一片混乱。

“杰克,”莱耶斯不甘被他抛在脑后,出声干扰他的思考,“你在看什么?”

“一些小故事,”莫里森的思绪回到现实中来,他认真的回答,“这是美推荐给我的,那个姑娘看过很多书。”

莱耶斯噢了一声算是回应他,他对看书这件事没什么兴趣,虽然莫里森向来对这些事情兴致勃勃,并且总是督促他多看书,以为自己是个十七岁高中生的母亲那样管教他,但他都不予理睬。那些文字分开时他都认识,但只要一合在一起就叫他头疼起来。“什么样的故事?念给我听听。”他闭着眼睛轻声说。

莫里森赶紧翻了几页,回到这篇故事的开头处。他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地隆重对待这件事情,这不禁让背后的莱耶斯笑出了声。他不去理会爱人不解风情的嘲笑,自顾自的念起来。他的嗓音比以前低沉了些,不是总那么高亢和轻快的了,但依旧温柔,透露出他的稳重可靠。

莱耶斯本来只是想打发莫里森跟他说几句话,好让自己不会显得那么被冷落,不想他认真的乖杰克居然真的给他讲起故事来,他只好像个不愿入睡的小孩子,默默接受妈妈的睡前故事。

那是一篇有些绝望意味的爱情小说,莱耶斯难得的听完了整个故事,没有像一个真正的孩童那样昏昏欲睡。当莫里森的声音停下,宣告故事的结束时,他们陷入了沉默。故事里的主人公都正值十七八岁的年纪,他们爱上了彼此,然后有些疯狂的举行了婚礼、蜜月旅行,最终却因为其中一人的死而惨淡收场。莫里森合上书,他的心情很乱。他读完这篇故事才发现他们与他们之间的相像,因为之前他被莱耶斯干扰,没专心好好读懂剧情。他有些生莱耶斯的气,气他让他讲了这个故事,让原本的甜蜜烟消云散。但他更多的是害怕,他害怕从此他们之间又有了隔阂,只因为这个该死的故事。所以他忍不住要打破沉默。“加比,我⋯⋯”

“这本书没收,”莱耶斯打断他的话,伸出手去把他的书抽走。“以后不准看这种故事。”

莫里森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杰克。”莱耶斯看着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但这并不适用在我们身上,”他吻上他的额头,“我不会再弃你而去,你知道的。”

莫里森的心柔软下来,他赶紧钻进莱耶斯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他把脸埋在他的胸膛,贪婪的呼吸,好像他下一秒就会消失。莱耶斯轻轻抚摸他的背,即使隔着T恤,他依旧能感觉到那些疤痕。他小心翼翼地穿过莫里森那只受伤的手臂,搂住了他,希望这样能让他宽慰一些。他们已经亏欠了对方太多,他已经不想再让他受伤了。

“晚安,杰克。”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他的任务可不比他少,刚才又郑重其事地为他念了一整篇故事,现在肯定累坏了。但他的晚安没能得到回应,他只听到莫里森平缓均匀的呼吸声,他已经睡着了。莱耶斯小心地维持着他们的姿势,关上了床头的灯,闭上眼睛。

晚安,杰克。


End









——————————————————————
文中提到的马尔克斯的短篇小说是《雪地上的你的血迹》,另外文中“他仍旧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觉得自己背负着世界的重量”这一句也是这篇小说中的,写的时候脑海里一直跳出这句话所以干脆用上了。


最近排位输得好惨,沉浸在打游戏的欢脱中,同时也想尽量写得更好一些,希望大家多多包涵(:3_ヽ)_



【R76】Somns 07

ElIvan0:

-警匪AU(刑警R x 黑手党76)


-OOC


-雷慎


-NC17


-自X,失禁


——————




点击上车



陶然:

画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鉴于毫无露点应该不会被屏蔽?第一次开自行车,不知所措,被毛淹没(!?

另外恭喜 @猫氏肉铺 的第一个R76故事正式完结~

有参考,仅供自娱自乐

请享用~(摊手